【專訪】「死過好多人」靠屏風鎮魂 齋藤工曝1招揪「出事」飯店

出版時間:2019/11/17 00:09

38歲日本男星齋藤工獲HBO Asia邀約執導《亞洲怪談》影集日本篇,打造他導演生涯首部恐怖劇《TATAMI》(榻榻米),日前在第32屆東京影展特別上映。他在東京接受《蘋果新聞網》獨家專訪,也公開業界小祕密,他說:「很多演員去外景地住飯店時,第1件事情就是確認房間牆上的畫背面是否有貼符咒,如果有的話,就是『有出事』的房間。」他更曾住過鬧鬼的地方,現場看到一面屏風,讓他毛骨悚然。
 
齋藤的長片處女作《多桑不在家》前年征戰國內外影展,也曾來台參加高雄電影節,在世界各地大獲好評,促進了他此次和HBO的合作。他解釋,在日本拍攝恐怖驚悚作品,「現場會感受到『另一世界』的活力」,不敢掉以輕心,其中他對驅魔儀式最印象深刻,師父在作法時講錯他和製作人的名字,竟叫他「渡邊」,他說:「我當下想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劇組的人都說這非常不吉利,要我們留下重新來過。」也坦言「從開鏡就覺得毛毛的」。
 
他找來先前曾在《午後人妻》等作品中合作過的北村一輝演出劇集《TATAMI》,北村在劇中是1名失聰的記者,調查命案現場時接獲父親身亡的通知回到老家,發現了老家密室裡榻榻米的秘密。由於台詞並不多,齋藤說:「所以演員的表情顯得更重要,他們必須能透過表情來串連整個故事,另外在收音也花費了不少心思。」
 
齋藤為了能讓觀眾透過故事中的聲音而進入《TATAMI》的世界中,找了名叫桐山的音效監製加入劇組,他解釋:「桐山收音和混音都能做到,所以我特別請他來幫忙,他告訴我日本有一個自殺聖地叫做『富士樹海』,有些環境音只有在當地才能收到,所以我們拍攝完畢後,音效團隊就集體跑到那裡去收音。」另外當然也少不了貫穿全劇的榻榻米,他們將麥克風卡進榻榻米之中,錄下人在上面行走的摩擦聲等音效,運用在劇集中。
 
劇中出現了大量受詛咒的稻草人,是齋藤請美術組特別打造的,做了逾200隻,他還分送給該劇的小童星,他笑說:「他們還以為是復仇者聯盟的娃娃,我就教他們可以把老師照片貼在上面。」絲毫不害怕的他,一臉得意說:「我在家也是這樣放著稻草人和榻榻米,常常嚇到訪客,不過這次影展終於可以把他們帶出來見客,我覺得很開心。」影展開幕當天他也帶著稻草人和榻榻米趴趴走,不過隔天晨間新聞卻都只拍到肩膀以上的他,讓他難掩失望。
 
齋藤坦言並不是非常喜歡看恐怖片,但由於他必須上節目解說電影,沒有理由拒絕,儘管他對於稻草人等這些看似遭到詛咒的東西不太害怕,該進行的驅魔儀式不能少,除了上戲前的拜拜外,鹽在日本被視為有淨化的效果,他們會在拍攝現場放置一小盤的鹽驅魔,齋藤也說明:「回到家可以請家人幫忙在身上撒鹽,但我本身是單身啦,所以就自己幫自己撒。」
 
他也聊到業界大家都知道的祕密,由於拍戲時經常得外宿各地的飯店,平常入住時會確認房間掛的畫後方是否有貼符咒,來確認這間飯店是否「安全」。他忍不住再分享:「那是我還在念演戲學校的時代,合宿時去了靜岡,住了個以鬧鬼出名的地方。」由於他已先聽說該地鬧鬼,抵達後拚命在房間裡尋找符咒,卻都沒能看到,直到深夜大家喝酒嬉鬧時,「我突然發現有一面金色的屏風,非常大,上面寫著代替符咒的心經,我後來才知道那個房間曾經死過很多人,光靠符咒已經無法鎮住那個地方,必須用寫有心經的符咒來對抗,發現的時候真的毛骨悚然」。
 
齋藤受訪當天,記者的相機也意外故障,畫面當機,遲遲無法恢復,齋藤樂得笑說:「拍攝的時候也常有這種事,應該等下離開房間就好了啦。」房間內工作人員起雞皮疙瘩,直呼難以置信,只有齋藤本人樂在其中,似乎早已適應這樣的狀況。
 
距離他上次訪台已過了1年半,齋藤難忘作《多》片在侯孝賢創立的光點台北上映,也不忘感謝台灣:「我是在臉書看到的,日本每次遇到災害,台灣的大家都盡全力給予日本援助,但我在日本媒體卻看不到太多相關報導,我覺得有些奇怪。」期盼未來能帶更多好作品到台灣與影迷相見。(王怡文/東京報導)

齋藤工(左起)日前出席「第32屆東京影展」帶著特製榻榻米現身,與女主角神野三鈴和北村一輝一起走紅毯。©2019 TIFF
齋藤工(左起)日前出席「第32屆東京影展」帶著特製榻榻米現身,與女主角神野三鈴和北村一輝一起走紅毯。©2019 TIFF

北村一輝在《TATAMI》中飾演失聰記者。劇照
北村一輝在《TATAMI》中飾演失聰記者。劇照

《TATAMI》中出現了大量稻草人,都是齋藤工請美術組特別製作的,數量超過200個。劇照
《TATAMI》中出現了大量稻草人,都是齋藤工請美術組特別製作的,數量超過200個。劇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齋藤工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