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潛規則3】K-POP誘捕練習生如坐監 TWICE周子瑜禁愛3年

出版時間:2019/11/15 00:04

韓流當道,隨著韓國偶像在世界關注度提高,夢想到韓國當練習生的年輕少男、少女也爆增,《中央日報》報導,去年光是「想當練習生」的孩子就超過100萬人, 2015年成功出道的團體有60組,包含324位成員,要搶下出道門票難上加難,更得先經歷殘酷的練習生生活,出道也不保證就一定能有名氣,走紅了還得消化沒日沒夜的工作行程,受到公司控管,難有個人自由。
 
韓國經紀公司把偶像當商品經營,嚴格控管藝人形象,進入公司當練習生後,除了得接受嚴格的魔鬼訓練,還得遵守經紀公司行動規範,最常見的如禁愛令、禁用社群網站、禁用手機等,另外公司也會管理藝人的外型,減肥是基本,必要時可能還得接受整形手術,依每家公司規定有所不同。
 
當上練習生並不保證出道,依實力、機運出道時間也不同,甚至有人在出道前便因無法忍受嚴苛的環境,選擇放棄。《朝鮮日報》曾訪問到1名曾在大型經紀公司當練習生的A,他將練習生的生活比喻成「住在沒有鐵竿的監獄」,每天6點起床,20個小時間行程幾乎是以秒為單位在做安排,早上先練舞、上演技課,下午歌唱訓練、個人舞蹈課,還得上外語課程,A在2年後選擇離開,放棄偶像夢。
 
「Wonder Girls」的譽恩則可說是運氣極佳的例子,她在參加JYP娛樂甄選時被公司相中,直接被選入「Wonder Girls」,未受訓就搶下出道門票,其他如「Super Junior」的圭賢,也是僅經過3個月的練習生生活就成為SJ成員;曾和譽恩同屬JYP的「2AM」趙權就沒那麼幸運,他花了8年的時間才換得出道機會,「TWICE」志效也是苦練10年才順利出道,苦盡甘來。
 
根據《韓國日報》報導指出,若要打造5人團體,以5成員皆得接受2年的訓練後來計算,從訓練費用、住宿費、伙食雜費等至籌備出道的製作費用,粗估得花上9.4億韓元(約2800萬元台幣),然而韓國目前演藝相關經紀公司超過2000間,並不是所有公司都能負擔如此龐大的費用。公司投資了相當的金額在練習生身上,對於練習生的生活大小事到出道後的私生活,當然要嚴格控管。
 
最常見的即是「禁愛令」,周子瑜所屬的「TWICE」有出道3年內不得戀愛的禁令, JYP娛樂社長朴軫永曾證實此事,TWICE去年10月出道滿3年,禁令解除,首位爆出戀情的是隊長志效,認愛前「Wanna One」成員姜丹尼爾;禁愛令狀況依各家公司有所不同,「EXID」哈妮便曾說過,進入公司時雖被問過是否有男友,當時她誠實回答「沒有」,公司只要她不要交,但並沒有說禁止。
 
公司砸重金訓練藝人,藝人除了要配合公司的行動規範外,出道後則展開「還債」人生,還清後才有錢拿,即是韓國歌壇經常聽到的「清算」。偶像團體出道初期的收入並無不會直接分給藝人,公司將回收這些收入,直到進帳超過了當初公司的投資金額,藝人開始產生利潤時,公司便會進行「清算」發酬勞。
 
「清算」時期因偶像而異,走紅的快,自然就能提前領到薪水,也可能永遠領不到,中國女星曹璐曾赴韓發展以女團「FIESTAR」成員身分出道,但未能闖出名氣,6年來收入0元;限定男團「Wanna One」一出道3個月就搶下17個廣告代言,加上專輯銷量、巡演收入等,出道不到9個月就收到第1筆清算金。
 
清算金的多寡除了和藝人本人的吸金力有關,公司所制定的分成比例也會影響,這些都得看當初與公司的所簽下的合約內容,團體中難免有人氣特別高的成員,接下較多的個人工作,依合約差異,有些人的個人收入還得與團員均分,如「AOA」雪炫、「miss A」秀智都是如此。
 
經紀公司的分成方式也大不相同,「東方神起」、「少女時代」所屬的SM娛樂依細項有所不同,韓國國內的活動和專輯收入公司抽成高達90%,但廣告代言則是4:6,藝人領較多,海外活動與專輯收入藝人更是佔比70%;「BIGBANG」所屬的YG娛樂藝人的分成相較於SM來得多,專輯收入對半分,若專輯再版藝人可抽到7成,韓國國內活動收入藝人則可分得6成。
 
而近年經常可聽到的「7年魔咒」,則可追溯至回到2008年「東方神起」的3成員出走事件,在中、俊秀、有天槓上SM娛樂,不滿公司與他們簽定13年的奴隸合約,努力工作也沒有獲得該有的報酬,摃上SM娛樂。隔年韓國公平交易委員制定新規約,要求經紀公司在和藝人簽訂專屬契約時,合約期限不得超過7年,其後多數經紀公司在確定藝人要出道後,就會簽下7年的正式合約,也因此許多團體成員會選在7年約滿後出走,女團「SISTAR」、「miss A」、「2NE1」皆因約滿有成員選擇離開公司,宣告解散。
 
韓國近年也掀起選秀風潮,經紀公司選擇送出旗下練習生參加選秀節目累積人氣,以Mnet電視台的《PRODUCE 101》系列最受到關注,第1、2季推出限定團「I.O.I」、「Wanna One」帶來上億商機,卻爆出作票風波,此外,第4季《PRODUCE X 101》的練習生也爆料,參賽期間受到工作人員的不合理的對待,工作人員經常在生氣的狀況下到宿舍逼他們起床,有不少練習生經歷長時間的拍攝和練習後病倒,甚至有人摔到破頭流血送醫,工作人員則封鎖消息。
 
另一選秀節目則是台灣藝人蔡瑞雪曾參加過的《偶像學校》,除被踢爆有做票嫌疑外,落選參賽者李海印最近勇敢出面爆料節目的惡劣環境,螢光幕前觀眾看到的粉紅宿舍,是練習生的噩夢,她透露:「那是才剛完工的地方,油漆味很重,也沒有設置好換氣設備,光是攤個棉被都會有很多灰塵,很多皮膚敏感的人會因此罹患皮膚病。」其他練習生更爆料不少未成年女孩,有些才不到12歲,因合宿期間被工作人員要求不得吃飯,餓到在宿舍痛哭,甚至有人因壓力過大企圖從窗戶逃出。
 
練習生咬牙忍過艱苦的訓練時間,成功出道實現歌手夢,甚至晉升國民男、女團,伴隨而來的卻是無法休息的「殺人行程」,身心都得面臨極大考驗。以「TWICE」為例,她們在日、韓都成功闖出名氣,成員卻多次被捕捉到上節目上昏昏欲睡的模樣,令粉絲心疼,成員定延去年更一度在官方影片中灑淚表示「經常無法掩飾疲憊的狀態,很對不起粉絲」,當時他們日韓兩地兩頭燒,同時在忙日本巡演,還得籌備韓國的新專輯,事實上成員多賢也多次因身體不適而缺席演出,日本成員MINA更因罹患舞台恐懼症,7月起暫停跑行程,直到上月底才逐漸復出。(王怡文/綜合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韓國潛規則1】性朝貢+天價違約金逼死張紫妍 林韋伶逃回台灣
【韓國潛規則2】權相佑罩黑幫恐嚇陰影 全智賢慘遇竊聽魔爪

前男團Wanna One因《PRODUCE 101》第2季出道,出道3個月就搶下17個廣告代言。翻攝naver
前男團Wanna One因《PRODUCE 101》第2季出道,出道3個月就搶下17個廣告代言。翻攝naver

《PRODUCE 101》第1季打造出I.O.I。翻攝naver
《PRODUCE 101》第1季打造出I.O.I。翻攝naver

《PRODUCE X 101》爆出造假風波,練習生指控有人長時間的拍攝和練習後病倒,甚至摔到頭破血流送醫,工作人員封鎖消息。翻攝Mnet
《PRODUCE X 101》爆出造假風波,練習生指控有人長時間的拍攝和練習後病倒,甚至摔到頭破血流送醫,工作人員封鎖消息。翻攝Mnet

TWICE在日韓名氣響叮噹,但「殺人行程」讓成員健康吃不消。翻攝TWICE推特
TWICE在日韓名氣響叮噹,但「殺人行程」讓成員健康吃不消。翻攝TWICE推特

東方神起出身的俊秀(左起)、在中、有天不滿SM娛樂簽訂13年奴隸合約,出走另組JYJ,雙方上法院對簿公堂。資料照
東方神起出身的俊秀(左起)、在中、有天不滿SM娛樂簽訂13年奴隸合約,出走另組JYJ,雙方上法院對簿公堂。資料照

蔡瑞雪參加的選秀節目《偶像學校》除有作票嫌疑,參賽者李海印還出面踢爆節目錄影環境惡劣。翻攝Mnet
蔡瑞雪參加的選秀節目《偶像學校》除有作票嫌疑,參賽者李海印還出面踢爆節目錄影環境惡劣。翻攝Mnet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