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專訪】《下半場》操到遭強制入院 段鈞豪等17年再搶男配

出版時間:2019/11/13 00:01

40歲男星段鈞豪2002年曾以《三方通話》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睽違17年,今年以《下半場》再度角逐同一獎項。入行23年,從慘綠少年蛻變成穩重人夫,他說不像當年入圍就興奮地請客,反而淡定地感受家人的喜悅,面對金馬獎的鼓勵,他更感嘆:「17年對我來說滿長的。」

段鈞豪18歲簽給導演侯孝賢,侯導幫他把關每一個劇本。當年演《三方通話》,有場戲是他要看一眼植物人哥哥的照片,「我以為只是一個過場戲,但侯導說,你要去找一個植物人、去了解,我才知道那個醫院的味道、機器的聲音,演的時候真的是會對別場戲會有影響」,果真讓他一舉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也奠定了他自然演技的基礎。

後來他因到北京電影學院進修,本來只計畫待1年,但畢業前就有工作找上門就順勢留下,只是沒想到一待就是10年。人在異鄉,孤獨寂寞肯定少不了,工作上沒拿到尾款他覺得事小;拍戰爭片被炸到頭?他說「那個還好」。比較餘悸猶存的是「土彈」,他說被石塊好幾次炸到輕微腦震盪。回首這些年的起起伏伏,段鈞豪說:「回來台北,我覺得17年來,我沒有放棄朝我想做的事一直前進,在金馬被看到就是一個肯定、鼓勵。」

今年他以《下半場》入圍男配角,為貼近角色,開拍前他接受體能訓練3個月。段鈞豪說,他的辛苦不算什麼。好比為了拍出場面感,球員們往往全場跑了20、30遍,最後都忘了到底拍幾遍,「我都不敢講辛苦,他們比較辛苦」。

有場戲是段鈞豪在演講台上對球員們喊話,導演要他即興發揮,他同時要對著20幾個球員,一一講出能打中每個球員的話。段鈞豪說:「我沒有接過一次要跟這麼多對手演員拍的戲,我要對整隊的球員,每一個球員,我講每一句話都會給我不同的反應跟表情、給我的回饋,這個是我以前沒有的經驗。」

段鈞豪說拍攝該片他始終戰戰兢兢,因為人數眾多,如果說漏一個詞、擺錯一個表情,就是20幾個人陪他重來。或許是壓力大加上體能超支,段鈞豪拍到住院一個禮拜。當時醫生說他的胃憩室發炎,再嚴重就要做手術,強制留院靜養。醫生說起因多半是生活作息不正常,沒有按時進食、缺乏足夠休息。但因為掛心劇組進度,他還是偷跑出去拍了兩三次,所幸拍畢之後就痊癒了。

今年對段鈞豪來說實在不容易,他父親今年1月1日住院,9月病逝。他感慨可能是40年來父子最親近的時刻。自幼因為父親經常工作在外,兩人相處有限,今年因為父親臥床,加上氣切不能說話,兩人靠白板寫文字溝通。

父親對他的關心很含蓄,知道他脊椎有傷,臥病在床時就默背廣播裡的電話,等他到醫院時寫了一串電話號碼叫他打,段鈞豪問說:「這是什麼電話?」父親回他「治療脊椎很厲害的中藥」,聽來讓人又好笑又心酸。

段鈞豪認為自己跟悶騷的父親不太像,反倒比較像媽媽的外向開朗,而他恩師侯導可能更貼近父親的角色。侯導對他是直接又中肯,曾經叫他拍戲不要開車,但他不聽,後來就在路上拋錨,還要劇組人員去救他,談到此事他笑說:「他罵完我沒多久,就會發生。」又或是在學著寫劇本的他,也被侯導念過,「寫什麼東西爛死了」,不難看出師徒感情很好。

他與前足球國手老婆Gina結婚前,也有帶去給侯導認識,小倆口如今結婚1年,段鈞豪認為自己改變很多,「會覺得自己更穩定,更需要對太太負責,也很謝謝她把我照顧得很好」。

段鈞豪夫婦也都很喜歡小孩,尤其是小女孩,問他是否有好消息可以宣布了?他賣關子回:「現在還不好說。」人說娶妻生子前後運氣會特別旺,或許這樣的好運能讓段鈞豪在金馬獎上得償所願。金馬獎頒獎典禮將於11月23日於國父紀念館舉行。(楊絲貽/台北報導)

段鈞豪暢談演藝路上的喜怒哀樂。張桓誠攝
段鈞豪暢談演藝路上的喜怒哀樂。張桓誠攝

段鈞豪去年升格人夫,太太讓他個性穩定很多。張桓誠攝
段鈞豪去年升格人夫,太太讓他個性穩定很多。張桓誠攝

段鈞豪在白板上寫下對父親的思念。張桓誠攝
段鈞豪在白板上寫下對父親的思念。張桓誠攝

段鈞豪出道23年幕前幕後都做過。張桓誠攝
段鈞豪出道23年幕前幕後都做過。張桓誠攝

段鈞豪今年以籃球電影《下半場》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張桓誠攝
段鈞豪今年以籃球電影《下半場》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張桓誠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