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直擊】齋藤工導恐怖片遭爆「非常兇」 20年埋梗合作北村一輝

出版時間:2019/10/31 09:40

HBO Asia原創恐怖影集《亞洲怪談》中的日本作品《TATAMI》(榻榻米)、印尼的《A Mother's Love》在「第32屆東京影展」舉辦特別放映會,《TATAMI》導演齋藤工與男主角北村一輝、《A Mother's Love》印尼導演Joko Anwar現身聊拍攝趣事,齋藤工與北村曾合作日劇《午後人妻》等多部作品,被問到齋藤是什麼樣的導演,北村打趣說:「在片場非常兇。」讓一旁的齋藤忍不住吐槽「不要亂說」。
 
《TATAMI》描述北村一輝所飾演專寫兇案現場的失聰作家回家鄉參加父親葬禮,腦海突然浮現童年畫面,他在家中發現一道祕門,門後竟藏著過往的可怕祕密。北村與片中飾演他母親的女星神野三鈴日前剛在「2019 Asia Academy Creative Awards」拿下男、女主角殊榮,印尼導演Joko則以《A Mother's Love》拿下最佳劇本獎,頒獎典禮12月在新加坡登場。
 
齋藤透露先前在拍攝電影《情牽拉麵茶》時,新加坡導演邱金海與他提到了《亞洲怪談》企劃,他對這樣的題材產生興趣,開始構思什麼樣的內容更能夠代表日本,想到了在日本和室經常可見的「榻榻米」,他說:「想透過這個影集傳承MADE IN JAPAN的理念,我就想到了榻榻米,榻榻米在英文中沒有對應單字,只能使用TATAMI來表現,單字本身就非常強而有力。」
 
劇中可以看到大量的稻草人,齋藤透露拍攝時請美術組製作了200多隻稻草人放入場景中使用,他解釋:「榻榻米表面是用燈心草,但裡面是使用稻草,一般會將受到詛咒的稻草人上釘子,所以我想到了使用一塊充滿怨念的榻榻米來作為題材,主要是先從單字做的發想。」
 
38歲的齋藤工與大他12歲的北村緣分可追溯到20年前,齋藤20年前剛入行,「入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北村的拍攝現場觀摩,這次能以導演和演員身分一起來到影展覺得格外光榮」,北村也清晰記得當年還沒開始演戲的齋藤向他表示將來想要當導演拍片,他說:「那時候我還說到時候要找我演,沒想到居然成真了,這段回憶也變得更加特別。」
 
2人過往都是以演員身分交手,這回齋藤成了導演,北村開玩笑說「他在片場非常兇」,惹笑全場,也展現了2人的好交情。演員出身的齋藤在開拍前給予演員充分的時間投入角色做準備,北村說:「他在片場如同他的個性,一切都非常安穩地進行,好像一抹清新的微風吹過去的感覺,他的風格和這部作品的氛圍是完全相反的,他對大家都非常友善,有時候真的因為太溫和,我反而希望他能罵罵我咧。」
 
昨晚的活動也發生小插曲,由於是映後問答時間,導演和演員都期待著更多的討論,但僅回答完1個問題,就被要求結束活動,齋藤苦笑指責:「我之前在韓國看70分鐘的電影,映後問答進行了快2小時,我認為電影可以透過這樣的時間發酵,或是更加深入的探討,我當然能理解大會在籌備上非常辛苦,不過針對問答時間的安排,我期盼日本整個系統能夠更加進步。」(王怡文/東京報導)

 齋藤工(左起)與執導的《TATAMI》演員黑田大輔、北村一輝以及《A Mother's Love》印尼導演Joko Anwar出席映後座談。王怡文攝
齋藤工(左起)與執導的《TATAMI》演員黑田大輔、北村一輝以及《A Mother's Love》印尼導演Joko Anwar出席映後座談。王怡文攝

《TATAMI》劇中童星昨坐在觀眾席支持。王怡文攝
《TATAMI》劇中童星昨坐在觀眾席支持。王怡文攝

北村一輝(左)和印尼導演Jokooko搞笑耍嘻哈。©2019 TIFF
北村一輝(左)和印尼導演Jokooko搞笑耍嘻哈。©2019 TIFF

齋藤工(左)昨認為問答時間過短,感到可惜。©2019 TIFF
齋藤工(左)昨認為問答時間過短,感到可惜。©2019 TIFF

齋藤工首次執導恐怖作品。©2019 TIFF
齋藤工首次執導恐怖作品。©2019 TIFF

劇中使用大量稻草人,齋藤透露請工作人員製作了200隻。劇照
劇中使用大量稻草人,齋藤透露請工作人員製作了200隻。劇照

北村一輝在劇中飾演失聰記者。劇照
北村一輝在劇中飾演失聰記者。劇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