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怎麼拍《斷背山》?李安神回覆「人不能用男女來分類」

出版時間:2019/10/16 21:24

台灣導演李安正在中國宣傳科幻動作新片《雙子殺手》(Gemini Man),他到上海復旦大學參加對談活動,台下一名觀眾無禮提問:「身為直男怎麼拍出《斷背山》?」李安表示自己拍了許多女性電影,但他顯然也不是女性啊,他覺得「做藝術的有一些天分吧,能利用假借、形容的方式達到真情跟寫真的境界讓大家能體會」,他再補充:「人不能用男女、陰陽這麼粗糙地去分類。每個人內心都有很多元素在裡面。我們男人裡面都有一個女人在,女性裡面有男人在。我們社會上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成分,不可以簡化,甚至是故事化的。」他的回答一度在微博上以「李安稱人不能用男女來分類」為標籤上熱搜,部分不明究裡的中國網友沒搞清楚意思亂開砲,更多人還原李安現場回答全文後,對李安的深度與智慧佩服不已。
 
李安回答提問時,先表示自己剛開始拍片是拍父子關係,在亞洲差不多80%觀眾是女性,後來他拍《喜宴》,「作為直男來拍同性戀,第一次拍的時候不太適應,覺得陰陽怪氣的,怎麼調適、怎麼拍怎麼弄,後來拍到一半的時候,我太太帶小孩來探班,我的同事都說:『唉呀,這個人怎麼還有太太?』」他的自我揶揄,讓現場放聲大笑。
 
他回想《喜宴》當時風氣沒那麼開放,台灣也是,公司的人還求他不要拍同志題材,「我心裡也挺害怕的,但拍完也沒事,還挺賣座的」。他接著提到讓他拿下首座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獎的《斷背山》,「《斷背山》不只是同性戀,而是同性牛仔,在美國西部,與我風馬牛不相關的。有一幕講到斷背山的時候,我突然心中有一種真假虛實,很悵然的感覺,不由得掉下眼淚。她是一個女作家,而且是個很直的女作家,然後我來拍這部電影,本身也是很奇妙的」。
 
他說:「我也不曉得我拍同性戀為什麼就比異性戀賣座,我真的不知道…跟我的個性有關係吧」,他接續著補充:「人是不能用男女、陰陽,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這麼粗糙地去分類。我們每個人的內心中都有很多元素在裡面的,道家講裡面陰的人,外面是陽的,裡外相反。我們男人裡面都有一個女人在,女性裡面有男人在。我們社會上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成分,不可以簡化,甚至是故事化的。」
 
他再提到新片《雙子殺手》說道西方的三幕式敘事其實是簡化、窄化的,但是他越做越久,「覺得這個世界不是這個樣子,有複雜性,電影也不該只是這個樣子,其實整個電影應該更多元化,我們可以有很多的想法,有很多細節的東西去體會、切磋,可以去互相相濡以沫、瞭解的。對我來講,不那麼簡化成男女、直彎、怪異不怪異的話,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會是更理想的。」
 
李安將於20日率《雙子》威爾史密斯來台宣傳,21日在大直美麗華百樂園1F水舞廣場舉行首映,電影於23日李安生日當天在台上映。(李子凡/綜合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