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屏風班底當A片吟叫員謀生 日本摔角界招手

出版時間:2019/09/19 00:01

31歲演員白靜宜(百白)熱衷表演,曾在李國修屏風表演班當培訓演員4年,但老師不幸過世後劇團解散,她不願怠惰,揪一起從屏風離開的女演員們,在自家客廳組成「大明星戰鬥營」,每周上課2次自學。她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透露,因字正腔圓也曾學習配音,替10多部日本A片配過音,彷彿專業「吟叫員」,經歷特殊。

百白畢業自台藝大戲劇系,曾在《等一個人咖啡》演宋芸樺的社團團員、在《我的蛋男情人》演林依晨同事、在《健忘村》演抓雞的村民、在《切小金家的旅館》演變裝癖。 她說話字正腔圓,大學時期的第一志願是考廣電系,夢想能當記者,但考不上,改讀也算熱愛的表演。

她念夜間部,白天便在屏風表演班當培訓演員,兼任導演助理,打磨了4年,終於,參與演出的《三人行不行》要上演了,豈料,李國修老師不幸病逝。她說自己哭了3個月,關在家不見人。

百白記得在2014年,她和幾個愛表演的女生們不想因而中斷表演訓練,乾脆決定在她家客廳上課,自封「大明星戰鬥營」,沒有老師,照樣每周2天集合練功,彼此磨練,她們還會一起去試鏡,但通常只會試上一個,對其他人就會有點尷尬,但她們都理解這就是演員圈的現實。在「戰鬥營」2年期間,她自己也在外兼表演老師課,一個月賺1萬多塊,畢竟能吃住家裡,節省度日。

對聲音表演有興趣的她,那時也幫日本A片配台語。她笑說台詞很多都是「不要這樣」、「啊啊啊」,還得揣摩喘息音效,她記得配一部時間大約40分鐘,可以拿3千塊台幣酬勞,配了10多部,面對色情畫面已經無感,後來沒再配的原因是「太冷了」,因為錄音室顧及機器設備,必須維持放送超強冷氣,她實在受不住。

5年前,她被簽入TVBS經紀部,開始更多演出機會。她記得演藝生涯難忘一仗,是在2017年,接拍了陳玉勳導演的《健忘村》,那時她已有多部影視作品的參演經驗,和阿松等人一起演10多名村民之一。她說電影都在恆春取景拍攝,當地氣候炎熱,地理位置又與世隔絕,整整被關在該處長達3個月。

她描述當下自己悶到暴走,心境情緒非常差,「因為是村民角色,沒有台詞,每天又被曬到頭皮燒焦,離不開,也不能做別的事,晚上會很悶自己生氣,一直想『我為什麼會在這』?我覺得我會死在這裡,也常打電話給公司的人抱怨」。

真的考驗接著才迸現。她苦耐多日,有天,陳玉勳導演突然指定點名她,要她下場戲站到村民們最前排,會拍她特寫,動作是要抓1隻雞。登楞!這個不是太難的動作,卻簡直要她的命。因為她居然很怕各種鳥類,光是有鳥從她頭頂上飛過,她可能就會莫名害怕尖叫。 所以當下一接到指令,她內心衝擊,她根本不敢碰雞,但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能有特寫,又是被導演指定。在準備時,她在一旁被要求先練習抓雞,她開始大罵髒話,腦子裡天使與魔鬼大戰,最後,為了衝破苦熬恆春荒郊被日日焚曬的委曲,她硬逼自己上了吧。牙一咬抓雞吧,一拍完,喊卡,她放下雞,一轉身立刻當場暴哭。

百白是個性格幽默的人,最近還常在臉書上用童顏鏡頭拍一系列小學生日常對話「我愛班長」短片,十分搞笑。但活潑如她,也是曾遭遇如同跌入絕望山谷一樣的悲慘,好在,經歷了她心中恆春3個月的萬千磨難,她像是替自己上了一課,讓自己更成熟更專業地看待表演。

她去年剛拍完《大體臨門》,在裡頭飾演壞臉貴婦,當時為了試鏡拿下角色,不惜先砸大錢買昂貴風衣,平常根本都穿便宜貨,那回只為穿去試鏡,假裝很有貴婦氣勢,果然奏效。

近期,她又投入女子摔角新電影拍攝,為了這片,她又挑戰自己極限,練習狂野的女子摔角,練到劇組請來的日本教練,竟認真地詢問她經紀人,是否能讓她去日本培訓成為職業摔角選手。她聽到當然婉拒,她只想好好演戲。但這也表示她為了表演已讓自己作足準備,連摔角這運動,弱女子如她都能展現無窮能量被看見。(張哲鳴/台北報導)

白靜宜是從舞台劇表演出身。鄭孟晃攝
白靜宜是從舞台劇表演出身。鄭孟晃攝

白靜宜個性活潑幽默。鄭孟晃攝
白靜宜個性活潑幽默。鄭孟晃攝

白靜宜現為TVBS簽約演員。鄭孟晃攝
白靜宜現為TVBS簽約演員。鄭孟晃攝

白靜宜是科班出身的演員。鄭孟晃攝
白靜宜是科班出身的演員。鄭孟晃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白靜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