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藍潔瑛淒涼一生】父母緣薄懺悔不孝 「下輩子不願再當人」

出版時間:2018/11/11 22:05

香港女星藍潔瑛前天做完追思彌撒,正式結束她絕美卻又淒涼的演藝人生,她2006年接受香港媒體邀約時曾回「不如回麗晶酒店飲酒做訪問?我好久沒回去那裡了」,麗晶酒店象徵香港一個美好的年代,當年許冠傑就在那舉行引退儀式,而徐小鳯美到可以做年曆的唱片封面照,也是在那兒拍的,麗晶酒店一度改名為洲際酒店,隨著控股權易手,又即將改回麗晶酒店,麗晶酒店可以復活,但藍潔瑛卻不能夠,她帶著被強暴風波的真相長眠地下。

生於大家庭的藍潔瑛是家中老么,上有一兄一姊,還有3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也有此一說是2個姊姊2個哥哥),和她最親的是姊姊,晚年也是由姊姊照顧她生活,2年前藍潔瑛感慨表示聯絡不上姊姊,打電話去都是接到留言信箱,聞者無不黯然。她最後的歸宿是教會,她生前和兄姊感情說不上親厚,父母緣也薄,教會也許對她來說是最好、也是最安全的家。

藍潔瑛曾回憶童年,說小時候模樣可愛,大家都疼她,但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大人開始偏心只疼哥哥,「哥哥愛賭,賭到全身債,阿媽都幫他,有時我給家裡錢,她都偷偷轉塞給哥哥」。她想念哲學,但因為家窮無法繼續學業,進入演藝圈後,父親也會向她要錢好為她哥還債。

藍潔瑛父親以前在旺角火車站擺攤賺錢,她11歲已是叫賣小幫手,鄰居都形容她是乖乖女,15、6歲時還有點嬰兒肥,但已出落得相當標緻,有很多男孩子追她。

她曾形容自己成長在一個「經常刀光劍影」的家庭,父親是傳統的大男人,媽媽則是逆來順受的小女人,她在毫無安全感的環境下長大,爸爸欺負媽媽,哥哥欺負她,她小時候常常徬徨無助,後來發現一個安身之所--煮飯枱下面,「每次我拉住姊姊的手,躲在煮飯枱下面」,才會感到安全。 但她始終抓不牢姊姊的手,「小時候姊姊叫其他人帶我過馬路,搞到撞車,每次遇到大事,她就離開我」,藍潔瑛的童年回憶一片灰藍。

但也有難得的紅色喜慶的一面,例如農曆新年,藍媽媽會張羅一切,布置家裡,帶小孩買新衣服,初一時睡在格子床上的藍潔瑛,會先穿戴整齊,然後跳一下床,再由家人帶著,去火車站排隊去中國探親,「最記得花生油」,因為她負責抱著花生油排隊,「花生油好重,抱到手都痛」。

長大後藍潔瑛習慣靠自己,「以前都象徵式給家裡錢,希望爸媽不用做事,不過這些錢不知夠不夠他們買東西,還是拿去補貼我哥」。 她個性獨立,但有一種獨立是被逼出來的,她家訓其中一條是不准哭,5、6年前她曾計劃出自傳,手稿中她分享說當年考無線藝訓班,劇本設定她的舊情人回她身邊,但她因為一些原因斷然拒絕。 劇本要求她演出傷心痛哭,但她幼承庭訓不能哭,所以把「傷心痛哭」改成「眼淚在心裡流」,從小就學會要堅強的她,把什麼事都壓在心裡,最後無法承受。

剛簽進香港TVB的時候,藍潔瑛沒什麼嗜好,唯一興趣就是買包包,當時流傳過一件糗事,她在婦女節目把自己的成堆LV包秀出來,讓人瞠目結舌。包包買膩了,她愛上玩車,後來覺得太奢侈才停手,開始修心養性存錢買房地產,1992年,她搬往跑馬地,當時生活優渥,心境平和,那時她還報班學跳舞、唱歌,那是她最享受的一段日子。

她與家人關係疏離,曾不止一次說「有段時間好氣我父母,試過好幾年沒有和他們吃一餐飯」,但父母過世對她打擊也最大,「不孝順父母,是我做過最後悔的事」,但藍氏家訓:不准哭,哭了像對不起列祖列宗,情緒無法排解,她苦痛都悶在心裡。 「唯一一次跟媽媽說『我愛妳』,是有次她生日去唱卡拉OK,我唱那首《真的愛你》給她聽,不知道算不算?誰知唱完沒多久,她就中風過世。」

第一次發現媽媽中風,藍潔瑛立刻送媽到自己家中休養,家裡有幫傭照顧,藍媽媽很快康復,也很快主動要求搬走;到第二次中風,幸運之神未再眷顧。她回憶,當時醫生說,媽媽未來24小時是危險期,「我真的好激動,好想留她身邊陪她,但那天是爸爸生日,她希望我去陪爸爸吃飯,我沒有反對。第二天媽媽就過世了」。那是1995年。隔年她爸爸也撒手人寰。

1998年藍潔瑛發生撞車事件,「車禍前2天,我已經睡不著,車禍發生後,更讓我緊張到情緒推到沸點。由醫院回家後,我連續兩晚無法入睡,覺得自己好像熱鍋上的螞蟻」。她喪母後情緒失落到此完全崩潰。

「有次我叫我姊帶我看醫生,怎知到那裡她想留下我自己走,我想跟她走,她竟然讓小姐綁住我,她們又以為我想報警,就對我打針,就因為那支針,搞到我頭腦有問題,整天收到各種訊息,我真的很不順。」 她又說:「其實我想勸大家一句,不要亂帶家人去精神科醫院,因為我原本是正常的。」雙親走後,家人幾乎不知藍潔瑛住在哪兒,她只有讓姊姊知道,但她覺得姊姊卻欺騙了她。

藍潔瑛當然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只覺得腦內一片混亂,又擔心長期服用精神科藥物有後遺症,這令她更加痛苦。「我見到醫院裡面有好多病人,我覺得他們根本不需要長期住院、吃藥,醫生永遠希望病人住院」。

與至親緣薄,幸好藍潔瑛還有朋友。曾經一度皈依佛門的她說,「我好信業力同因果報應」,她和藝訓班同學曾華倩感情特別好,一齊主持過節目,「我沒錢她都肯借錢給我」。2006年時她表示很久沒見到親人,星友只見過曾華倩:「前陣子我沒錢,向她借2萬元(港幣),她真的好好,不會把這事當做給我個人情。」

此外,港星鄧萃雯也是她的好朋友。她早期說,有時她去我那兒睡覺,有時我去她那兒睡覺,每次都是隨興的。2人有特別多話好聊,明明說是去睡覺,但常常從天黑聊到天亮,最後2人都多了貓熊眼。

藍潔瑛也知道,好多朋友都很關心她:「如果不是我電話號碼改了,應該每天響不停。」曾志偉也是她朋友,2人相識多年,她曾說他最初給她印象很差,「那陣子已經覺得他這個人好厲害、好聰明,就是比較自私。我叫他自私鬼。」後來她覺得,曾志偉變好了,整個人不同了,「他和阿倫(譚詠麟)真是真心付出做善事」。

她最後的日子裡,家裡陪著她的只剩一部電視機,「打開關上又一天」,她曾這樣說。她那時還表示「我真是沒什麼心願,希望好好地死算不算?下輩子最好不要再做回人。」回想起來都是唏噓。(曾宛如/綜合報導)

出版時間: 19:04
更新時間: 22:05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狗仔偷拍】「天母馮狄索」孤單覺得冷 蔣友柏呆坐路邊遠目
【獨家回應】哈孝遠一舉得男預約未來球星 孕妻卻哭了
【蘋果調查】綜藝大咖超會賺 小S破億奪冠KO憲哥

藍潔瑛(右圖)與家人(左圖)緣薄,童年回憶一片灰藍。合成照片
藍潔瑛(右圖)與家人(左圖)緣薄,童年回憶一片灰藍。合成照片

藍潔瑛(左圖)前天在教堂辦追思彌撒(右圖),姊姊在現場打點。合成照片
藍潔瑛(左圖)前天在教堂辦追思彌撒(右圖),姊姊在現場打點。合成照片

藍潔瑛遺照中溫婉的笑著,永遠離開這個世界。香港《蘋果日報》
藍潔瑛遺照中溫婉的笑著,永遠離開這個世界。香港《蘋果日報》

港星鄧萃雯出席追思彌撒,送好友最後一程。香港《蘋果日報》
港星鄧萃雯出席追思彌撒,送好友最後一程。香港《蘋果日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藍潔瑛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