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原創力抗編劇不平等條約 再度點名「她」

5932
出版時間:2018/01/14 13:54
植劇場《天黑請閉眼》衍生編劇費用問題。翻攝天黑請閉眼臉書
植劇場《天黑請閉眼》衍生編劇費用問題。翻攝天黑請閉眼臉書

金鐘編劇陳世杰(寶哥)昨在臉書爭取編劇權益引發極大迴響,今他再發臉書,「我不會保持沉默,我會繼續努力」,企圖改變「不平等的編劇條約」現狀。

陳世杰全文如下:「很抱歉,前一篇短文驚動了各位朋友、先進及師長。但我想說的是,我是戲劇工作者,終其一生,就是利用自己小小的力量,探索這世界人性的幽微,以及追尋公平正義的可能性;看到不公不義的事,卻不去追究,這樣才是枉費我身為一個藝術創作者的身分與使命。
 
所以,我不會保持沉默, 因為不平等的編劇條約,30年的文字創作生涯,沒有任何一個作品是真正屬於我的,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我更想知道,這個不友善的環境有沒有改變的機會。
 
我珍惜這次植劇場的經驗,但,當那些小樹苗成長茁壯的時候,我這棵樹所結的果實,卻遭到強摘掠奪,自己甚至可能因此凋萎枯黃;我深深覺得,這樣似乎是不對的,因為還有別棵跟我一樣努力想伸展枝椏的植物,他們也會依然繼續遭遇跟我一樣的狀況。」
 
而有周刊以和碩董事長童子賢的友人身分表示,所謂CEO指的是王小棣帶來的楊斯亞,而非「好風光」董事長趙儷玲,指陳世杰根本找錯對象。陳世杰跟《蘋果》澄清:「當初那個不合理合約,跟我們簽名的是趙儷玲,也是她堅持我們要簽另一張著作權讓渡書,才願意給酬勞。」
 
陳世杰也說:「我跟王詞仰都不願找童子賢麻煩,反而很感謝童先生如此支持影視創作,但我們也希望能藉此機會,幫忙改善這個創作環境,讓劇本創作人可能得到應有的尊重與權益,而不是繼續依循之前的陋習。」
 
這次的爭議,讓人見識到文人就算意見相左,吵起架來也很優雅,保持相當風度。小棣老師上午也在私人臉書發文:「這是我們大家和陳世杰一起成長的時刻,如果可以讓陳世杰把想說的事情慢慢說清楚,我們才有機會真正進步。《天黑請閉眼》有很清楚的過程,這是我們沉默的原因,但是,關於陳世杰想討論跟爭取電視編劇在這個環境裡的權益,是很需要討論的議題,請不要做出鼓勵負面導向的搧動,請不要錯失了這個進步的機會!」
 
另一位金鐘編劇徐譽庭,也在臉書表示:「為了爭取創作者的版權,我做過很多努力。譬如,先把構想寫成小說,如《馬子們》,於是她變成了一個IP。接著,我又成為資方,我想站在一個保護創意的立場,成立製作公司,然後結果是…還在賠。但,在做為資方的過程裡,我理解了製作單位的辛苦(製作費真的很緊繃,幾乎都是不可能的任務),也大約瞭解了電視台的辛苦(台灣市場萎縮,大部分的出品所賠的錢,靠著小部分的出品來打平)。
 
但在身為製作人的學習旅程中,我體會到了一個編劇該如何保護自己的重要幾點:第一, 有責任感。第二, 自律甚嚴。第三, 維護劇本品質。當我要求了自己,就可以要求別人給予我一定的權利與尊重。我不同意重金之下必有勇夫的理論,只要我掛上名的作品,我都要寫到自己滿意為止。坦白說,我最在意的是,製作單位是否把我的作品用心呈現。
 
技術性上面,我建議所有編劇,當一個合作開始的時候,你可以針對你的發想概念先寫一個簡綱,資方如果不滿意,收回你的構想。資方如果滿意,願意達成合作,請務必在動筆之前,要求先看合約。為了保護自己,有些錢省不得,你可以請律師幫你看合約,而我自己除了僱請經紀人之外,也有合作的法律顧問,以把關所有的權利義務。通常,因為電視劇本鮮少有分紅制度,是賣斷版權的形式,因為電視劇的分紅非同電影有票房作為基礎,有點難計算。所以我會要求滿意的費用,以及付款的方式。(不過,羊毛出在羊身上,編劇費用涵蓋於製作費用裡,編劇拿高了,其他部分就拮据了)

如果是電影劇本,我會要求一定比例的分紅,其實趴數不高,1-3%。然後我想講的是,植劇場的精神是可貴的——在這艱苦的年代裡,讓我們用最好的創意播下種子。所以,或許這討論熱烈的議題,也是「可貴」的一部份。我們該爭取的不是「我」,而是整個台灣戲劇的共贏。」(趙大智/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天黑》欠編劇費原創轟剝削 王小棣:請別傷害植劇場 

陳世宏表明態度。翻攝陳世宏臉書
陳世宏表明態度。翻攝陳世宏臉書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