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特寫】8女角發功心機互婊技 《血觀音》揪出最毒婦人心

16918
出版時間:2017/11/04 18:45

(新增影片)
楊雅喆5年前的《女朋友。男朋友》將桂綸鎂推上金馬影后,讓張孝全奪台北電影獎影帝;久隔5年,推出新作《血觀音》,一口氣延攬8位女演員飆戲,表面上是場心機算計的互婊大亂鬥,骨子裡卻要「官場現形」,而且要婊,就婊到殘酷血腥的最狠級。

這片曾定名「血手套」。在政商界有種人叫「白手套」,套著「合法」外衣,幹盡「非法」洗錢收賄骯髒事,當一發不可收拾,鬧出人命,手套於是染血。這樣說來,你不難理解《血觀音》的故事根基。但導演沒要從傳統政商界男性群相切入,反而穿梭在「最毒婦人心」的陰柔女性們之間。那麼,得先介紹這8位「腹黑」女角。

惠英紅飾演的「棠夫人」及女兒吳可熙、文淇一家三口是故事開展的核心。棠夫人是大將軍遺孀,在政商界仍有權貴勢力及人脈,主業是骨董生意,說穿了就是高端的「白手套」。除了周旋貪商政客間,平時聚頭的都是那些花枝招展的官夫人們:立法院長夫人陳莎莉,每出場必端高架子、氣場懾人;縣長夫人王月愛呵呵笑、但眼神閃爍專道是非;議長女特助陳珮騏仗勢氣焰、一翻臉就是八點檔套路潑辣罵街;農會背景的議員夫人大久保麻梨子看似內歛沉靜,城府才深;她女兒溫貞菱狂野不安於室,小女孩耍起賤也勾心帶刺。

棠夫人是舊時代的傳統女扛家,面對不同性格的官夫人,都能柔軟笑吟吟誇自家骨董好,話術總是為妳好。她們一家三口出場,都被她規定得穿同系列「制服」,這是種強權支配,封建文化的偏執。偏偏大女兒吳可熙這日子過久乏了,外向浪蕩,對男人尤有一套,在外人面前勉強配合母親演一套,關起門卻撒野嚷著受夠這些遊戲;文淇則總是內歛在客人旁砌茶倒水,耳裡聽著,心裡揣著。

當議員一家滅門血案爆發,劇情驟轉,土地開發疑案浮上檯面,警方介入調查,官夫人的嘴臉開始變了樣。可,棠夫人依然雍容大方得沉穩,端著她的觀音佛像處處當獻禮。當然,擅長壓抑路數的導演楊雅喆,對複雜生硬的包庇官護共犯或切割,點到輒止。

他依然著墨在女人的爭鬥去揭官場的陋。用大量糜爛美學去包裝政商勾結的假道學;用觀音像的「神愛世人」,去諷刺偽善人心的假禮教;這正是「血觀音」命名的反諷。

但故事暈開來,導演更想刺穿的終究還是人性的愛恨糾結,哪怕血濃於水的親情亦如是。像片尾那句話:「世上最可怕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

吳可熙在交媾時總莫名嚷著「帶我去那裡」,那彷彿是真實裡名畫家柳依蘭為電影一家三口繪製的畫像,名叫「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她的心老不願再受支配,奢望彼岸燈塔。

但年紀輕的文淇,始終靜巧隨惠英紅支配。後段她戲分炸開,這才見識這位被稱為14歲「怪物少女」的驚人演技。片中她被迫提早體驗血色殘酷的成人遊戲,可她真心想參與的成人遊戲,是她的情竇初開,但開始便幻滅,簡直心死。

2場文淇傷心欲絕的戲,楊雅喆都配上原住民男聲馬可演唱的低吟哀愁版《但是又何奈》,襯托得錐心刺骨。但文淇終究長耐,畢竟大人跟她說:「我是為你好。」

惠英紅對外雍容慈悲又八面玲瓏多層面向,對內卻轉瞬厲威,讓她問鼎影后;文淇在諸位長輩間能沉著應戰,轉折爆發力令人心疼也心服。可惜了吳可熙全然不同以往的演繹未被名單青睞;再者,烘托氛圍到位的配樂也沒被提名,或許是借用較多非原創曲子而減弱力道。

倒是大戶人家長女吳可熙出門總愛騎機車,這點令人納悶?導演說是要襯出她的叛逆;說得過去。但她拿的手機竟是大支黑金剛?原來這是在講30年前的故事,導演的調光似乎有在今昔做出落差。

身兼編導的楊雅喆成功調度眾女演員們整齊的表演水準,又少見地以女性角度來直婊政治醜陋,讓他同時入圍導演、原著劇本獎;他面臨的強敵很可能是同樣提名這2項的《相愛相親》的張艾嘉。孰勝孰敗,看來算計心機的角力戰得轉到金馬評審會議上。但是,要記得惠英紅教導文淇的那句話:「笑到最後,才是真正的贏家。」(張哲鳴/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00:05
更新時間:18:45

惠英紅(左起)、文淇、吳可熙一家三口是故事主軸。劇照
惠英紅(左起)、文淇、吳可熙一家三口是故事主軸。劇照

惠英紅(左起)、吳可熙、文淇在正式場合總是穿著同「系列」制服。劇照
惠英紅(左起)、吳可熙、文淇在正式場合總是穿著同「系列」制服。劇照

王月(左)、陳珮騏表現稱職。劇照
王月(左)、陳珮騏表現稱職。劇照

溫貞菱(後)片中有段調情戲。劇照
溫貞菱(後)片中有段調情戲。劇照

吳可熙(左)和飾演警官的傅子純又不少對手戲。劇照
吳可熙(左)和飾演警官的傅子純又不少對手戲。劇照

《血觀音》的美術場景及服裝設計皆可圈可點。劇照
《血觀音》的美術場景及服裝設計皆可圈可點。劇照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