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特稿】《紅衣2》強打本土IP 神魔交戰還逼你掉淚

10316
出版時間:2017/08/25 17:36

(新增影片)
《紅衣小女孩》首集票房全台8500萬元創近10年台灣靈異片新紀錄,不單編導演及技術環節到位,更重要的是,取材台灣專屬的民間鄉野靈異傳說,這正是當今電影市場「IP當道」的可貴之物。導演程偉豪聰明,續集持續抓緊「本土」接地性,開拔到首度被拍到疑似「紅衣小女孩」影像的台中大坑山區拍攝,在真實存在的廢棄卡多里樂園及醫院取景,更新添民間習俗的「虎爺」文化,愈貼近周遭真實,就愈逼近懸疑恐懼。

延續首集收尾:許瑋甯、黃河和奶奶劉引商在接連被「抓交替」後歷劫歸來,結尾看似恢復幸福和樂,不料,懷孕的許瑋甯根本仍在魔神仔控制的幻覺裡。

《紅衣2》就此開展,由楊丞琳飾演的單親媽媽社工一角出發,她因調查個案發現高慧君飾演的古怪女子將小女兒關在貼滿符咒的密閉暗室;接著,楊丞琳的國中女兒離奇失蹤,女兒的小男友吳念軒是虎爺乩身,在阿公龍劭華廟裡做事;爺孫倆幫忙楊丞琳尋女,豈料,他們先在廢棄醫院找到失蹤多年,已著魔失控的許瑋甯。

續集電影最怕拖泥帶水,《紅衣2》卻要直接告訴你「紅衣小女孩」的身世及其從何而來?於是觀眾將依此懸念前進,被領進壓迫的故事脈絡。在楊丞琳尋女主軸上,瘋顛的高慧君看似故弄玄虛,陰邪變幻無常的許瑋甯令人不寒而慄。

在這個真實新聞曾報導的「紅衣小女孩」傳說,導演又新增更接地氣的「虎爺」。新人吳念軒演出「虎爺喫炮」儀式,在鞭炮聲搭配激昂配樂,他扭曲肢體如虎似貓在地上微妙微肖爬行,台灣民俗宗教畫面被拍得鏗鏘有力,耳目一新。

編導程偉豪歷練《紅衣1》、《目擊者》的敘事掌控,加上楊丞琳、許瑋甯及高慧君3位曾獲最佳女主角的表演稱職。她們片中都是媽,被劇組戲稱「三媽」,演技各有所長。

許瑋甯很搶眼,再次展現她身為「近年進步最神速女演員」的實力,一開場餓狠將怪蟲塞滿嘴的驚人魔樣;中段一度恢復正常的深痛哀戚;元氣大傷後步行佝僂、垂頭歪腦,剃了半眉有眼無魂;預告那幕她被上身的齜牙裂嘴,陰邪裡暗藏小女孩稚氣地輕喊:「出來玩啊~」轉折反差多變,且又層次分明,幾乎為她取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入圍門票。

身上畫滿符咒的高慧君一登場披頭散髮,從最初陰邪慌張的神秘感,到後來放手一搏的張狂爆發力,能量強大;楊丞琳則受限角色是堅毅尋女的志工媽媽,多數時候必須內斂理性,收得很緊,不如另2女的外放,但她串起整個故事軸依然沉穩,各有功力。

導演仍然將靈異驚悚氛圍舖排得令人不安,甚至端出「人神魔」交戰結界的奇幻場面。但這「虎爺變身」橋段看來實在超級展開,瞬間變成「動漫大戰」。雖然導演以「結界現真身」來解釋,但「變身」之誇張,還看觀眾接受度如何。另外,部分魔神仔動畫特效其實不夠到位,略有瑕疵;但看在總成本僅4500萬元,算是差強人意。

程偉豪不只想如多數靈異片,將狗血灑到底;《紅衣2》刻意在劇情推進縫隙裡疊進母女情,並且在3個女角身上都置入了具說服力的「心魔」,以致在整部電影驚嚇緊繃之後,最後略長的親情篇幅收尾,能有力支撐感人動容的情緒,完成度高。

好萊塢有「厲陰房宇宙」,程偉豪的續集除了純屬MIT的「紅衣小女孩」鄉野傳奇,又加進重分量的「虎爺」宮廟文化,而且放話之後還有第3集,顯然他的企圖是要打造台灣鬼片的「紅衣宇宙」,希望是替國片產業再跨出一步。(張哲鳴/綜合報導)


出版時間 00:05
更新時間 17:36

小鮮肉吳念軒飾演虎爺乩身,肢體動作微妙微肖。劇照
小鮮肉吳念軒飾演虎爺乩身,肢體動作微妙微肖。劇照

許瑋甯鬼上身的模樣邪氣十分逼真。劇照
許瑋甯鬼上身的模樣邪氣十分逼真。劇照

楊丞琳(左起)和片中女兒的男友一起尋女,卻先找到許瑋甯。劇照
楊丞琳(左起)和片中女兒的男友一起尋女,卻先找到許瑋甯。劇照

高慧君的角色神秘顛狂。劇照
高慧君的角色神秘顛狂。劇照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娛樂》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