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056 沖床工5次工傷 斷8指

求職四處碰壁 3子學費待援

出版時間:2003/06/10
洪木添現在當起超級奶爸在家帶孩子。
洪木添現在當起超級奶爸在家帶孩子。

沖床工傷輾斷了42歲的洪木添雙手手指,這半年來,全家五口依賴妻子微薄薪資生活,常得借貸度日。他不計較薪水,只求有個工作,卻仍四處碰壁。蘋果日報慈善基金會訪視後,及時撥款2萬元救助金。報導、攝影╱楊金燕

樹林市五層樓高的老式公寓裡,理著平頭的洪木添,一會兒廚房,一會兒客廳,手腳俐落的拿著餅乾、冷飲哄騙5歲的兒子,父子倆不時眉來眼去地嬉鬧著,當兒子抓起他的手,玩橡皮圈時,洪木添始終右手握拳,左手比六;他緊握的拳頭沒有手指,而僅剩下大小拇指的左手,看似永遠比著六。
他的手指不只出過一次意外,而是歷經5次沖床工傷,一根一根給壓斷。一般人或許難了解那種一縮手,手指就給輾碎、再也接不回來的心情,可是洪木添不能怕,為了討生活,他沒有權利退縮,只得一再咬牙操作彷彿「手指刑場」的沖床。

公司歇業求償無門

洪木添從小家境貧困,國小畢業就從雲林鄉下北上謀生,從台北縣的三重、新莊到樹林,做了18年的沖床工。
16歲給沖床壓斷右手大拇指,此後10年間又陸陸續續被碾掉了4根指頭;去年10月,左手3根指頭又被截斷,進出醫院兩個月後,公司突然宣布歇業,負責人避不見面,求償無門,至今官司還在纏鬥。
「像我們做沖床的,10個有8個受傷,只是程度不同啦,有的連手肘都截掉。」洪木添說的稀鬆平常,好像描述不干自己的事似的。如果不是生存壓力盤踞心頭,他也不致毫無選擇的被捲進一個無法跳脫的危險漩渦吧。

印尼妻子打工養家

「想到自己兩隻手都沒有了,以後怎麼辦?很鬱卒,唉!」洪木添歎口氣,又說:「後來老婆叫我不要再想,她說她去上班,叫我顧孩子。」於是這半年來洪木添的印尼籍妻子到塑膠工廠工作,他則當起超級奶爸。
只是每天加班的老婆,一個月不過2萬出頭薪資,要負擔每月1萬3千元的房貸、幼稚園學費,還有3個孩子的生活開銷,實在入不敷出。
問洪木添將來有什麼打算,只剩兩根手指頭的他,還是想再做沖床,這是他最駕輕就熟的工作。「沒辦法啦,都做這麼久了。」不怕危險?「不要想那麼多就好了。」

落實《職災勞工保護法》

台灣每年有超過3萬個工傷案例,近20年來,電子業產值節節攀升,負責電腦外殼、零件沖床勞工所承受的工傷事故卻未減少。在市場競爭法則下,許多沖床業者為了提高效率,關閉安全裝置,倒楣的是過度疲勞而疏忽的勞工。
工傷協會專員楊國禎表示,據勞委會北區資料顯示,由於安檢人員不足,每家工廠平均13年才輪一次勞工工安衛生檢查,而一般工廠營運平均壽命卻是12年。也就是說,有些工廠從成立到結束可能都不曾被勞動檢查所檢驗,除非該廠發生職災的比例過高,或勞工提出告發。因此工傷協會長年來不僅推動《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與「流汗不流血」運動,監督職災法令的落實。希望在享受經濟奇蹟的同時,不要忽略這群勞動者。

捐款編號:A0056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